中国名梦
 
  网站首页>>景区文化>>中国名梦

南柯梦

点击数:3492020-05-23 08:39:30 来源: 黄粱梦吕仙祠

    唐贞元年间,东平(今山东泰安属县)人淳于棼,性情豪爽,精通武艺,但嗜酒如命,不拘细节。他曾在淮南做过副将,由于醉酒冒犯了主帅,只好弃职流落到广陵(今扬州市)。他因为年届三十功名不遂,自觉壮志难酬,加上无室无家,遂陷入苦闷之中,郁郁寡欢。其所居之庭院,有古槐树一株,枝叶繁茂,清荫数亩。平时,他常与酒友们在树下聚饮,消磨时日。交游之中,有两个挚友,一是武举周弁,一是处士田子华,但不久他们也都告别返乡了。此后,淳于棼更是过着“每日间睡昏昏长则是酒”的日子。
    七月十五日这天,淳于棼与新酒友溜二、沙三等,刚从扬州孝感寺的盂兰大会听契玄禅师讲经回来,又在树下聚饮。他想起在寺中观赏胡旋舞时,曾遇三个风流的女娘,对他秋波频抛,十分有情。淳于棼思念之余,百无聊赖,不觉醉倒在树下的木榻上。
    原来,在这古槐树的洞穴内,有一个蚂蚁的王国,号称“大槐安国”。蚁王有一女名叫瑶芳,号金枝公主,美貌多才,已到议婚之年。母后欲为她寻一个人间佳偶,因遣侄女琼英郡主、国嫂灵芝及皇姑上真三人去孝感寺盂兰会上选婿。三人暗中已将淳于棼选中,回禀了王、后,遂遣使者来迎。
    醉眠中的淳于棼恍惚中被人叫醒,只见两个紫衣官上前跪禀,说他们是“大槐安国”的使者,“奉国王之命,请驸马上车”。淳于棼身不由己,坐上四匹马拉的青油车,一路前呼后拥,来到国门,早有右相段功迎候。接入东华馆后,淳于棼见四壁彩雕,满席珍肴,满心欢悦。随即上殿朝拜王、后,就被招为驸马。
    淳于棼与瑶芳公主成婚后,非常恩爱。国王也宠爱女婿,带他到龟山狩猎,声势显赫。淳于棼发现自己的两位挚友周弁、田子华,也被召请在此为官,更觉喜慰。如此数月,瑶芳忽问:“你如今可想做个甚么官儿?”淳于棼说:“俺酣荡之人,不习政务。”瑶芳道:“卿但应承,妾当赞相。”淳于棼道:“这等,做老婆官了。”瑶芳道:“便做老婆官,有甚么辱没你淳于家七代祖?”如是,瑶芳便在父王前替丈夫求得了南柯太守的官职。淳于棼自觉“南柯郡大,难以独理”,又举荐好友周弁、田子华二人同理郡政。
    南柯郡是槐安国中的一座雄州,地方富庶,人烟稠密。但自前任太守罢黜以来,风化败坏,政事废弛,日高三丈,还不见差役们来站班。淳于棼到任后,戒酒律己,兴利除弊,在公主和周、田二人的辅佐下,辛勤治政二十年,行乡约,制雅歌,标风化,平税课,广被德政,终使南柯郡“青山浓翠,绿水渊还,草树光辉,鸟兽肥润”,呈现一派“夜户不闭,狗足生毛”,“雨顺风调,民安国泰”的景象,这位贤太守也因此赢得百姓的衷心爱戴。由于淳于棼治郡有方,多施德政,后来便进爵上柱国,位居大学士,开府仪同三司,四个儿女,都以门荫授官。
    瑶芳体弱多病,淳于棼特为她在堑江城西北筑了一座瑶台,以为避暑养病之地。其时,檀萝国常犯槐安,入境抢劫。其国四太子丧妻之后,因闻知瑶芳独自在瑶台避暑,便遣一小卒扮作卖花郎前往探听虚实。瑶芳买下宝檀和翠萝两种鲜花,无意中正合“檀萝”二字。四太子闻报,误以为瑶芳有心于他,便分兵两支,一攻堑江,遥相牵制;一由他亲自率领,直赴瑶台抢亲。淳于棼闻警,急命周弁领五千兵援救堑江,自己统兵急奔瑶台,以解公主之围。发兵前,应周弁之请,赏泥头酒五千坛以壮军心,但再三叮嘱周弁:“酒要少吃,事要多知”。淳于棼兵到破敌,救出了公主。而周弁却因酒醉惨败,丢盔弃甲,一人逃归。淳于棼不徇私情,一面秉公处周弁之罪;一面据实情呈报国王,自请削职。
    右相段功对淳于棼早怀有妒嫉之心,眼见他威权日重,深恐“根深不剪,尾大难摇”。在获悉堑江败绩之后,便趁机向国王提出召回驸马,以便钳制。王、后也因念女心切,便恩封淳于棼为左相,让他举家还朝。
    当淳于棼离郡之日,百姓难分难舍,至十里长亭相送,拦车卧辙,挽留不放。淳于棼感慨万分,叮嘱新任太守田子华“休看得一官等闲,也须知百姓艰难”,“为俺把百姓垂盼”。转而又对百姓泣诉:“父老呵,二十年消受百姓家茶饭,则愿你雨顺风调我长在眼”,“这样的好民风留着与后贤看。”终于洒泪而别。
    公主向来体弱,加以瑶台惊变,遂一病不起。暗想此次还朝,若自己一死,丈夫处境必定“千难万难”。便在离郡前垂泪告诫丈夫:“淳于郎,你回朝去不比以前了。看人情自懂,俺死后百凡尊重。”不幸,瑶芳果然在途中卒于皇华公馆。淳于棼哀痛欲绝,将公主埋葬在蟠龙冈上。
    还朝后,周弁又发背疽病死。丧妻失友,使淳于棼悲痛万分。但是国王、国母对他宠爱转深。“入殿穿宫,言无不听。”以此权门贵戚都来拉关系。乐以忘忧,夜而继日的应酬,一时“势要勋戚都与交欢,其势如炎,其门如市”。淳于棼遂陷入花天酒地之中,甚至与琼英、灵芝、上真三人乱伦淫乐,闹得声名狼藉。
    右相段功对他早就忌恨。其时恰有天象之警,国中有人上书道:“衅起他族,事在萧墙”。段功趁机向国王进谗,指明祸根便是淳于棼。国王此时也认为“非俺族类,其心必异”。于是先将淳于棼拘禁于地牢,随后又将他遣返人世。
    淳于棼为此深深感叹:“太行之路能摧车,若比君心是坦途;黄河之水能覆舟,若比君心是安流。”遣还之日,仍是二紫衣官相送,但所乘之车却已换成了秃牛单车。一路之人情冷暖,与来时竟有天壤之别。来到槐庭,淳于棼猛然醒悟,睁眼环顾,身旁景物依然。又发现大槐树下的蚁穴,就是槐安国。槐树南枝,就是他治理过的南柯郡。方知其所经历,原来却是南柯一梦,不禁惊吓出一身冷汗。
    但他仍思念瑶芳不已,遂来到契玄禅师处,斋戒四十九日,终于看到众蚁被超度升天。当与瑶芳再见于天际之时,淳于棼扯着她的衣裙哭诉衷情,还要重做夫妻,却被契玄一剑斩断了情丝。淳于棼一旦“情尽”,终于万念俱灰,顿觉人生如蚁,被众僧引入空门。

(据明代汤显祖《临川四梦·南柯记》编写) 

【责任编辑:(Top) 返回页面顶端
Copyright 2012

邯郸黄粱梦吕仙祠

备案序号:冀ICP备12022092号
电话号码: 0310 7165366   7163114
地址: 河北邯郸黄粱梦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