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名梦
 
  网站首页>>景区文化>>中国名梦

黄粱梦

点击数:3502020-05-23 08:40:34 来源: 黄粱梦吕仙祠

    唐朝开元七年,道士吕翁在去邯郸的路上的一家旅店里休息,来了一个年青人卢生,穿了一件毛布短衣,骑了一匹青色的小马,也停留在旅店里,和吕翁拢靠在一起坐下,两人说说笑笑,非常愉快。忍不住长叹道:“大丈夫活在世上,不得机遇,竟困苦到这地步!”吕翁道:“我看你的身体容貌,没有什么痛苦疾病,谈笑得正愉快,忽然叹起困苦来,是什么缘故?”卢生道:“我现在不过是聊且活着罢了,有什么愉快?”吕翁道:“这还不愉快,要怎样才算愉快?”卢生道:“必须建立功名,出将入相,摆列着鼎吃饭,选择着音乐听弹唱,使亲族一天比一天兴旺,家产一天比一天丰饶,然后可以说适意愉快。我也曾有志于学业,擅长各种技艺,当初自以为当大官,穿紫袍像拾草芥那样容易。现在已经过了壮年,还辛勤地在田亩里劳动,不是困苦是什么?”说完,只觉得眼睛一阵昏花,想要睡觉。
    这时客店主人正在蒸黄粱饭。吕翁伸手到袋里去,拿出一个枕头交给卢生说:“你可以睡在我这枕头上,当令你荣华富贵,恰如你的志愿。”卢生接过枕头来看时,原来是青色的瓷做的,两头各有一个孔洞。使把枕头放在榻上,低头枕着睡去。朦胧间,忽然看见枕头上的孔洞慢慢地大起来,豁然明朗,便把整个身体都钻了进去,于是就到了自己家中。    
    过了几个月,娶了清河崔家的一位姑娘,容貌非常美丽,家里又有钱,嫁妆十分丰厚。卢生高兴极了。
    第二年,举进士,登科。脱去毛布衣,换上官服,任秘书省校书郎,应制举,授谓南县尉。不久,升监察御史,迁起居舍人、参加朝延诏令的起草工作。
    过了三年,出为同州知州,迁陕州知州。卢生本性喜欢作治理水土的工事,从陕西开凿河道八十里,以渡阻隔不通的行旅,国人都感觉便利,刻石碑记载他的功德。不久改守汴州,兼任河南来访使。后受召入京,任京兆尹。
    这年,恰值吐蕃悉诺逻与烛龙莽布支攻陷瓜州、沙州。河西节度使刚被杀害,黄河湟水一带人心震动。皇帝想选拔有将帅才能的人,认为卢生可以担当重任,便授他御史中丞,河西道节度使之职。卢生到任以后,大破吐蕃、杀了七千敌军,开拓疆土九百里,筑三座大城遮蔽国内的要害地国。边境的居民在居延山建立石碑歌颂他的功德。回朝赏功,转吏部侍郎,迁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。地位清要,时望隆重,因此大受当时执政者的妒忌,造谣言中伤他,降职为端州刺史。过了三年,征召还朝,担任常侍。不久,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和中书令萧嵩,侍中裴光庭一同执掌国家大政十多年。这就引起同僚们的妒忌,诬告他和边防将领交结,图谋不轨。有旨:“下诏狱。”京兆府的属官带了侍从至他家里来,收捕得很急。卢生吓得不知所措,猜测将有大祸临头。他对妻子说:“我家本在山东,有良田五百亩,足够过活,不致挨冻受饿,何苦要来求官,弄到今天这种地步!要想再像从前那样穿着毛布短衣,骑着青色的小马,走在邯郸道路中间,都不可能了!”拿起刀来要自杀,他的妻子急忙抢救,才没有死。其他同罪的人都死了,只有他因为有皇帝宠幸的太监做保,减免了死罪,被流放到欢州。过了几年,皇帝知道了他的冤枉,把他追回返朝,又起用他做中书令,封燕国公,加给他的恩惠不同寻常。

    他生了五个儿子,取名为卢检、卢传、卢位、卢倜、卢倚,都作了高官,他们所缔结的婚姻都是天下有名的望族,五个儿子生了十多个孙子。卢生地位崇高,声势威大,一时无两。他的性情很奢侈放荡,非常爱好逸乐欢愉,后房的歌妓姬妾,都是一等佳丽。朝廷前后赏赐他的良田、巨宅,美人、名马,多到数也数不清的程度。后来年龄逐渐衰老,屡次上疏请求辞职,不被批准。等到生了病,派来问候的太监,在路上踵趾相接,络绎不绝,有名的医生,上好的药物,无不送来。

    快要死了的时候,他上奏疏道:臣本是太行山东边的一个读书人,偶而遭逢陛下圣运,得以列入官阶。过分蒙受陛下优异的奖赏,特开鸿恩,加臣官爵,出镇地方拥着节旌旗,入为朝臣升任丞相台辅。周旋于朝内朝外,经过了悠久的岁月。有忝享受天恩,无益辅佐圣教。负戎马之责还留下外寇没有平息,任朝事之重像步薄冰一样添忧。恐惧一天比一天加深,甚至忘记了老年的来临。现在年纪过了八十,地位崇高到三公,钟鸣漏尽,筋骨都老。委顿床榻,只等死亡的时候到来。自顾毫无成效,上答政德的休明,空负雨露深思,永远辞别圣朝。不胜感激恋慕之至。谨奉表章陈谢。

    奏疏送了上去,皇帝就降下诏书来道:卿以贤俊的才德,作朕的首相,出拥藩镇的旄旌,入助政治的安和。天下升平二十四年之久,实在全仗卿的力量。近来疾病缠身,正预计日见康复,谁知竟委顿成了重病,很是怜惜悲怆。现在令骠骑大将军高力士来居第问候探视。望卿勉加药物治疗,为朕保重自己的身体。还希望没有无妄之灾,期待病情会有转机。就在这天夜里,卢生死了。

    当他正在梦中死去的时候,睡在枕上的他就打了个呵欠,伸手伸脚地醒了过来。他揉揉眼睛,见他自己的身体正仰躺在客店的榻上,吕翁坐在他的身旁,店主人蒸的黄粱饭还没有熟。触目所见,都和以前一样。卢生吃惊地坐起身来说:“我难道在作梦吗?”吕翁冷冷的对他说道:“人生的适意快乐,也不过这样罢了。”卢生嗒然若失的过了许多,才向吕翁道谢说:“我现在对荣宠和耻辱的由来,穷困和通达的运数,得和失的道理,生与死的情况,都知道了。这是先生窒息我的欲念啊!我哪敢不接受你的教诲呢?”叩过头便告别而去。


    (据唐·沈既济《枕中记》改写) 

【责任编辑:(Top) 返回页面顶端
Copyright 2012

邯郸黄粱梦吕仙祠

备案序号:冀ICP备12022092号
电话号码: 0310 7165366   7163114
地址: 河北邯郸黄粱梦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