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粱梦传说
 
  网站首页>>景区文化>>黄粱梦传说

韩湘子印像

点击数:1022020-05-23 08:54:07 来源: 黄粱梦吕仙祠

    邯郸县有个黄粱梦村,村里有座吕祖庙,供着八洞神仙吕洞宾。在广府四周三百里内呀,这庙名气大着哩,平时香火就不断头,要是到了旧历四月十一日吕祖生日时呀,起大庙会唱大戏,那就更热闹啦,烧香的呀,卖东西的呀,玩把戏的呀,都来啦。
    记不清啥朝代啦,谢庄有个没小子没闺女没老伴的老奶奶,六十多岁啦,只靠织竹帘子过活。这天也来赶庙会。天刚亮她就推着独轮小车上路,紧走慢走二十多里,磨噌到黄粱梦村,已过小晌午。老奶奶放眼一看哪,密密麻麻的,到处都是摆摊的,没有下脚的地方,她蹈了一圈,好容易找到块闲地方,就把竹帘子打开,一张张地垛码起来。这当儿,从旁边摊上摇摇摆摆地过来个大黑胖子,劈头就骂她:“老邋遢!帘子咋买?”老奶奶小心地说:“不贵呀,一张五十个钱。你要买,少点也中。”不想胖子眼一翻说:“老该杀!你敢和大爷叫阵呀?大爷的帘子卖一吊钱一张,你的也得卖一吊钱。敢少卖一个钱,打折你的狗腿!”老奶奶知道碰到歹人了,吓得哆哆嗦嗦地不敢吱声,只是连连点头。胖子这才哼了一声,拍着屁股去啦。
    原来这个胖子叫胡虎。住在苏曹村,父辈本是老财,家产到他手里,不够他几年吃喝嫖赌的,全光啦。胡虎仗着有把猪力气,又结交些狐朋狗友,一贯横行霸道,做尽坏事。人都叫他邯郸县北一害,浑名坐地虎。这天,他伙着几个地棍来赶会。硬借了村人的桌子板凳,摆起不知从哪偷来的破坛烂布,和五六十张竹帘子,假模假样的作买卖。其实呢,他是在找茬坑人哩。知道他根底的摊贩都躲着他,所以他的摊边有块闲地。老奶奶不知道呀,才和这个恶煞神作了摊邻,这时不由肚里叫苦哩。一会儿,过来个老人,见老奶奶的竹帘精巧细密又结实,喜欢上了,就问价钱要买。老奶奶偷眼一看,坐地虎正瞪着好哩,只好说:“一吊钱一张吧。”老人摇头说“忒贵啦,帘子虽好也值不到这些钱呀。少要点好吧?”老奶奶却不敢落价钱。冷不防,坐地虎过来奸笑着说:“我的帘子好,买一张去!”老人过去一看他的帘子又粗又疏,比老奶奶的差远啦,还没说话呢,坐地虎巴掌一伸:“掏钱吧!一吊钱一张。”老人连连摇头不买。坐地虎登时黑了脸,一手抓住老人肩头褡裢,一手指着老人鼻子,骂道:“老不死的,不开眼,你敢扰大爷的买卖,咱就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!痛快点,快掏钱!”老人害怕了,只得忍着气,颤着手数出一吊铜钱放下,夹着破帘子,眼泪汪汪地走了。
    这样一来呀,谁还敢从这儿过呢?直到正晌午,老奶奶也没卖出张帘子。她叹了口气,知道这场庙会白赶啦,就拿出红粮窝窝来啃。坐地虎呢,先向肉摊提了几斤熟肉,又到酒摊硬拿了几壶白酒,最后从饼摊抢宋十几张饼,和地棍们呼五吆六,划拳行令地胡闹起来啦。
    正闹得高兴呢,冷不防来了破衣烂衫、面黄肌瘦、遍身疥疮、病恹恹的道人,站在坐地虎摊前呆看。坐地虎就骂:“叫化子还不快滚!想是找打吗?”道人作了一辑,衰求道:“小道云游到这里,已经几天没吃饭了,望众位慈悲,施舍块饼救命吧。”坐地虎也不答话,窜出摊来,上头一拳,底下一脚,道人顿时翻倒在地。几个轱辘滚到老奶奶跟前,惹得地棍们哈哈大笑。周围众人见了,都是敢怒不敢言。
    老奶奶见那道人躺在尘土里,头破血流,索索发抖,很不忍心,就把他扶起来,把自己的红粮窝窝给他吃。一个卖茶大嫂又送来碗茶。道人吃喝完啦,对老奶奶作辑说:“多谢老人家救命啊,只是小道身体酸疼,想在竹帘上躺躺喘口气,中不中?”老奶奶满口答应。哪知道人刚仰身躺下,又马上跳起来说:“好啦好啦!”大伙听了奇怪,一看呢,只见帘上印着黑乎乎的人形,初以为是道人留下的垢痕污迹,可再一细瞅,原是一个极清秀的小道士像哩,真是眉发历历,活灵活现。揭起一看,张张帘子都有这像,大伙儿又,惊又喜,齐声叫好。这个说:“这不是八洞神仙韩湘子吗?好个像!挂起来准能避邪哩。”那个说:“这样好帘子,一吊钱一张也不贵。我要这张。”于是,你一张,我一张的,不到一袋烟工夫,三十张竹帘卖光啦。老奶奶收好钱,谢过道人,笑咪咪地推起独轮车回家啦。
    坐地虎在旁边看得眼里出火,忙拉住道人说:“道长呀!也到咱帘上躺躺吧。”道人笑笑,照样往帘上一躺就起来,帘上倒也留下了图影。可是大伙一瞅呀,吓得直吐舌头,原来不是俊道士了,竟是个蓬发獠牙,面目狰狞的恶鬼。这样的帘子谁敢买呀!这可把坐地虎气得七窍生烟,他“哇呀哇呀”叫起来:“该杀的叫化贼道!敢在俺太岁头上动土呀!”道人也不作声,扭头就走。坐地虎急了眼,掏出腰间的牛耳尖刀,领着地棍就追。
    说也怪,别看道人走得不快,坐地虎一伙累得气喘如牛,却总也追不上。原来呀,这道人正是韩湘子哩。这天他来访师兄吕洞宾,见到坐地虎作事缺德,就幻化病道人,成心来教训坐地虎的。韩湘子见坐地虎来追,不慌不忙,直进吕祖庙去了。坐地虎的追到庙门,当家老道不让他进,坐地虎一脚踢倒老道,冲进庙里,只见道人东张西望,躲进一间厢房里去啦。坐地虎大吼一声:“老贼道哪里走!”追了进去。忽听一声怒喝:“凶徒怎敢来杀本官!”坐地虎吓了一跳,原来房里根本没道人,只坐着个戴乌纱帽的官儿。坐地虎忙跪下分辩说:“小人是追赶贼道来的,怎敢杀老爷。”那官儿生气啦,道:“胡说!我因上任路过这里小憩,一直在房里,哪见什么道人进来哩。你持刀带人入内,必是打劫官府!”当下对闻声进来的差役下令说:“给我抓起这伙凶徒,先打一顿屁股,再送县里办罪。”差役们七手八脚地把坐地虎一伙捆得象粽子,拖出庙门外,按到在地,当着许多赶会人,一阵马鞭棍棒,直打得坐地虎一伙象杀猪似的嚎叫起来。
【责任编辑:(Top) 返回页面顶端

下一篇:狗咬吕洞宾的来历

上一篇:陈潢题诗

Copyright 2012

邯郸黄粱梦吕仙祠

备案序号:冀ICP备12022092号
电话号码: 0310 7165366   7163114
地址: 河北邯郸黄粱梦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