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景区文化 >> 黄粱梦传说
 
陈潢题诗
  时间:[ 2012-12-05 10:38:15 ]   来源:黄粱梦吕仙祠  我要评论

    清代康熙年间,一个残秋的傍晚,热闹了一天的卢生庙已是人净香消了,看庙的老香火正要关山门,一个拜庙的人却又来到门外。
    来人四十多岁,身材不高,一双眼睛却是灼灼有神。他好像有满腹心事,脚步沉重地跨过门槛。势利的老香火见来人象个穷书生,知道不是舍钱的主,就借口天晚了不让他入内。那人不听劝阻,抬脚向里走去老香火只好咕嘟着嘴,紧跟在来人后面。
    来人径直走进卢生殿,面对卢生石卧像,慢慢地眼眶时竟溢满了泪水。原来,这个书生名叫陈潢,字天裔,江南人,是个博学之士,只因家贫人又耿直,不善钻营,弄得连秀才也没当上,但他对国事仍很关心,随时留意着经济国策。前几年他听说黄河为患,就北上河南、直隶、山东一带进行实地勘察,最后拟出一份治河方案,上呈给河督。本想借此为朝延出点力,自己也取个功名,不料方案上呈后如泥牛入海,久无消息。半年前,他把盘缠花光,想起有个老乡在邯郸做生意,就寻来求助。不想那老乡又回江南去了,弄得陈潢进退不得。只好在一家杂货铺充个账房,将就混个肚儿圆。这天特来庙里闲逛消愁。
    陈潢是读过《枕中记》的,他看着卢生酣然睡态,想着卢生梦中经历,又比较着自身遭遇,真是感慨倍增。他想:“尽管卢生是梦里的功名,究竟也在梦中凿河八十里,为百姓谋过水利,博得邦人刻石纪德。自己呢,空有治河良策,却没机会施展,浪费了青春年华,潦倒在邯郸道上,有负师友期望,真是惭愧啊!想到这里,泪水不禁夺眶而出。后来,陈潢看到墙壁上的诗词很多,不由引起诗兴,就招呼香火去取笔墨。
    老香火一见这穷书生也想题诗,不由歪着嘴“嘿嘿”冷笑,他指着诗碑,挖苦陈潢说:“你也睁眼看看,题诗的都是尊贵人物啊!先生一没金印,二没银钱,题啥诗呀!”陈潢气得双手直抖,圆瞪起眼睛,怒道:“你也太小看人了!我功名没有,钱还有几个!”说着从腰间荷包里抓出几枚桐钱,“铮铮”几声扔在地上,喝道:‘赏给你!”老香火没想到这个穷书生火气这么大,登时吓傻了眼,乖乖捧来笔砚。
    陈潢提起笔,在墙上拣块地方,乘着一腔悲怆,“唰唰唰”笔峰飞舞,墙上立刻留下几行雄浑有力的大字:“富贵荣华五十秋,虽然一梦也风流。我今落拓邯郸道,要向先生借枕头。”陈潢写完,又高声念涌几遍,最后,补上“秀水陈潢题”五个字,把笔一甩,大步出门而去。
    第二天,一队护卫拥着两乘轿子来到卢生庙前,从大轿里下来了河督靳辅,小轿子里下来了邯郸县王知县。靳辅是康熙皇帝的亲信,内阁学士,因黄河水患年年发生,受命为河道总督,掌管治河事宜。这次路过邯郸,久闻卢生名声,顺便前来瞻拜。
    靳辅漫步到卢生殿,一眼看到陈潢的题壁诗,大为赞赏。靳辅吩咐知县:“玩味诗意,此人必是有才干的人。看这里墨痕新鲜,人恐怕还没走远,望贵县把他请来,我要见见。”王知县领命而去。第二天,县差径就在北关杂货铺中寻到了陈潢,王知县忙带他赶到卢生庙来拜靳辅。靳辅放下了官架子,以主宾之礼相见。
    寒喧之后,靳辅极口称赞陈潢的题诗。陈潢先谦虚几句,话锋一转问靳辅:“大人奉旨治河,必有良谋。书生有几句草木之论,大人可要听?”靳辅点头道:“愿闻先生高见。”于是陈潢滔滔不绝地说起来。所论都是治河导水良策,直听得靳辅又惊文喜。
    陈潢说完,靳辅高兴地说:“先生不仅是诗人,还有经济之才。为什么藏锋不露呢?”陈潢道:“前年曾向大人进呈治河策,未蒙见许。”靳辅先是一惊,后又想了想,忽有所悟,立即传来门官,问他因何不代呈陈潢的治河策,门官见东潢在场,吱吱唔唔地说不出话来。靳辅大怒,当下革了门官的职,接着,又聘请陈潢为幕僚参赞河务。
    听说陈潢做了官,老香火很害怕,慌忙用红纱把陈潢的诗笼罩起来。陈潢见状,也只好苦笑笑。临起程时,陈潢又来到卢生殿,他对着满脸笑容的卢生卧像,喃喃地说:“学生入梦去了!凭着天地良心,愿为朝延一效微劳,为民做件好事,为祖宗争个荣耀。是功是罪,也不能多管它了。”实际呢。陈潢果然和卢生梦中的经历一样,在协助靳辅治河中立了大功,被朝延赐按察司佥一衔,官比卢生小多了,也和卢生一样遭到小人谗毁,被逮捕入狱,最后竟病死在狱中,下场比卢生还惨。
    听到陈潢被捕的消息,那个老香火又慌忙把陈潢的题诗冲刷掉了。所以,现在的卢生殿已见不到这首诗的墨迹,但是这首诗和这个故事,却在民间流传到现在。

(粱辰    搜集整理)   

  【打印】 【我要评论】 【关闭窗口  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韩湘子印像
   【网友评论【发表/查看所有评论】
标题      
作者
评论
匿名  
Copyright 2012

邯郸黄粱梦吕仙祠

备案序号:冀ICP备12022092号
电话号码: 0310 7165366   7163114
地址: 河北邯郸黄粱梦镇